保温涂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涂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私房话在日本插花之旅的十个动人瞬间-【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0:20:53 阅读: 来源:保温涂料厂家

原标题:私房话||在日本,插花之旅的十个动人瞬间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文章,请设“置顶”哦~

点击上方“蓝小姐和黄小姐“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要使人觉得一朵花比一百多花更美。”千利休也曾说过:盛开的花不能用作插花。所以,现今的日本茶道,在茶室的壁龛里,仍然只插一朵花,而且多半是含苞待放的。

到了冬季,就要插冬季的花,比如插取名“白玉”或“侘助”的山茶花,就要在许多山茶花的种类中,挑选花小色洁,只有一个蓓蕾的。没有杂色的洁白,是最清高也最富有色彩的。”这是川端康成在演讲中的一段话。

今年初春,因为和豆瓣时间合作插花的课程,所以有机会去京都和东京,拜访了很多日本的花道流派的家元,也是各个流派的掌门人。

很多是男性,很多是家族传承,有的已经有几百年的家族历史。完全打破了我关于日本插花者都是女性的陈腐观念,插花也并不仅仅是休闲活动,很多人拿此当下毕生的事业。

每个人,碰到插花,都能在瞬间开启自己的心灵——这是我的感悟。

日本的插花是丰富的,也是寂寞的,生机的另一面,是面对死亡的静穆仪式,色彩的另一面,是自然的朴素与和谐。

我把自己最感动的十个瞬间写下来,和大家共享。

川口志甫 未生流笹冈讲师

花之人情

她轻轻转动一朵玫瑰,寻找花颜的方向,微微调整叶片的位置,马上抽开手观察,生怕破坏了那一瞬的平衡之美。

国人插花如作诗,往往在其中彰显主人情志。

川口志甫说,她插花时不会去想表达什么:

“仅仅是想把它插得更美。花材七成,手艺三成。你就是再怎么努力加工,也不会超越花材自身的优美个性和自然姿态,所以想通过插花来表现自己,几乎是做不到的。

看到美好的花,就要让它更好,而不是通过它来表现自己。说到底,你就是一个幕后人,主角还是花。”

日本的花道师中,这种态度是普遍的。

笹冈隆甫 未生流笹冈家元

京都“花道王子”

花之理性

大型陶制变形花器后面,笹冈隆甫身着深灰色和服,神态庄重,动作严谨。他是最近出名的京都花道的代言人,经常上电视作花道节目,有些人觉得,他像偶像剧的第二男主角,看起来很有深情的样子。

家族传承下来的房子已经有五六百年历史,地板来自幕府某将军府邸。正壁是江户末年狩野派风格的隔扇画,组合起来有奇妙的和谐。

花器是祖父藏品,如此大型,是为了搭配大型花枝,他说花材与花器的关系如同人与衣服,相得益彰,不可过大亦不可过小。

就像建筑学上 “少即是多”理论一样,笹冈隆甫主张用最少量的花材,最大限度地表现自然。

有着建筑学专业背景的他发现,建筑学的很多理论,与他从小学习的花道法则如出一辙。在插花作品中,长度、位置、空间等无不经过精确的计算,不存在一个不必要的元素。

比如对叶片和花枝的处理,有破损、背向或相互交叠的叶片都要去除,作品中往往能做到没有一片多余的叶片,花枝的修剪,是为了突出线条的轮廓,崇尚“减法”之美。

笹冈隆甫说:

“日本插花的本质在于变迁,要有等待的耐心,静候一朵花,从含苞待放的花蕾,直至生命尽头的过程。这种创作不是只做一件美丽的作品就结束了,面对着带给我们美好感受的花,要心怀感激,并守护它的生命传承。”

宫本理峰 古流东洋会家元

花之滋养

已经七十四岁的宫本理峰看上去最多六十岁,问她的真实年龄,倒是也毫不避讳,她说她是知道自己老了,结果就有意识地训练身体,保证自己随时随地从榻榻米上爬起来的时候体态优雅,神采奕奕。

她始终有意识地去训练自己的一切姿态,日久成自然。

花与人,原本就是的相互滋养的。

宫本理峰小的时候听妈妈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青年对一家人充满了仇恨,有一天他愤怒地想去杀了那家人,一进门,看到插着一枝花,恨意顿时消失了,某些时刻,花的力量可以如此强大。她希望通过插花传递这样的信念,让人感受生命的美好与尊贵。

宫本理峰继承母亲的“水墨花”的风格,像画水墨画那样去插花,细腻柔和,典雅精致。

她会将一个小巧的模仿补蛇笼的小工具用作花留,插满菜市场里买回来的蕨菜,只是因为觉得好玩;茶具餐具,甚至空的火药桶,只要是能盛水的器物,在她这里都能用来插花。

那天她随手拿来一个漆器点心盒,完成了一件姿态优雅的作品。

“早上看到自己院子里的茶花开得正好,于是灵感来了,那么就插这朵茶花吧,其他的花材都是围绕它。”

她说这是“一切始于一朵花”。人就是这样,往往被一个东西打动,然后就会有所感。

宫本理城 古流东洋会副家元

花之敬畏

宫本理城身着纹付羽织袴,即日本男性重大节日第一礼装,就是我们在小津安二郎电影里经常看到的新郎服装,看上去神态俨然,他示范的是古流传统的“生花”。

如果你看到他在几十分钟内,如何用五枝山茱萸花枝,插出一棵树从水面生出的样子,大约你也会想做一个安静插花的美男子。

他是副家元,在继承家族花道事业的同时,他也和大部分人一样有一份公司的工作。同事们有的知道他的“双重身份”,但是丝毫不觉得好玩,那么,就“敬而远之吧。”传统的古老的事物,和游戏,互联网,宅男文化完全不兼容,在另一个时空静静存在着。

“我已经打算辞掉工作,回来专门从事花道。”

中村草山 草月流总部家元教室讲师

花之物语

面对宝蓝色的玻璃细口瓶,中村草山从一大束淡粉色山茶上剪下一支盛开、一支花苞,又去除了茎上的大部分叶子,仅留围绕花朵的两三片,用清水擦净,长花茎弯曲成弧线,短的则直接放入瓶口,几乎片刻之间完成了作品,没有任何调整修改。

这样的“一轮插”,用少量花材在相对小的花器中插贮,看似简单,却颇见功力。

标准的日本美学,古典的清寂。这才是真正的断舍离啊。

去草月流教室的时候,看到他们准备了几百枝花材,可是这瓶花,只用了两朵茶花。

“其实这当中体现了时间的流动,比如,即将开放的代表未来的花苞,和已经开放的代表当下的花朵,有’物语’在其中。”

桑原仙溪 桑原专庆流家元

花之天然

三束连翘枝各自矫成弓形,组成一株姿态摇曳的树,与三朵如同根而生的郁金香并立于水盘中。

桑原仙溪将新完成的作品置于壁龛,背景是父亲的书法卷轴,李白的《古风·松柏本孤直》,他的橘猫“柠檬师傅”也会静悄悄走过来,蹲在壁龛一米开外的榻榻米上歪着头看上一会儿。

他家的宅子,在京都的闹市区,可是走进去,却是一个百米的长廊,再往里走,是一个二层楼,木构结构,简直像侯孝贤拍摄的聂隐娘的舞台。

各种花陈设在屋子里,色彩构成了房间的一个典型特征:

“如果是绘画颜料放在一起会显得强烈,但花材这样放在一起,有时看上去反而非常和谐,因为植物不仅仅是颜色,还有质感,携带的氛围,唤起人的情感。”

“学习生花的过程中,和自然产生亲近感,如果不亲自去了解自然个性,就表现不出它原有的美。”

肥原庆甫 未生流家元

花之力量

一身西装的肥原庆甫,跪在日本最传统的竹三重切花器之前,身畔的一大束樱花枝在他手中一一弯折,变为竹筒中的造型。

樱花粉色的颗粒渐渐汇成有序的弧线,像指间流过的时间,空气中仅剩花枝矫形发出的咔咔声,他一言不发,一丝不苟,静谧的力量留驻在完成的作品中,像气韵的凝聚。

这是未生流的“流仪花”,造型非常严谨,过程中肥原庆甫还用绑花枝的绳子辅助量了尺寸。

讲求虚实均衡,既要保留花的特征,又要加入想象虚构的元素:

“如果完全是自然态的樱花,还不如在外面直接看樱花树好了,但是过于加工、造型做作的花,樱花受伤严重,也不好看,所以说这方面的平衡很关键。”

花朵的分布亦讲平衡:

“一般来说’天地人’三枝,最下边是花满开,中间是花苞,最上是半开。”

虽然不断地弯折樱花枝条,但是:

“樱花生命力特别强,甚至有一种说法,只要连着一层皮,它便不会枯萎,所以看上去好像处理的时候稍显粗暴,但生命力比较脆弱的花材,比如桃花,就不会这样处理。”

芦田一寿 华道远州宗家

花之夸张

芦田一寿穿着半身的围裙,在一块长方体垫木上反复锯着直径两厘米粗的花枝,有雕塑般的工程感,又有以植物作画的细腻感。“手术”后的枝条从笔直变为流线型,几乎不着痕迹,还可做到不破坏纤维吸水,花朵仍会开放。

市场上买回来的最简单的花枝,变成了类似百年老樱花树的造型,这个手上的功夫,不是盖的。很多插花人会买那种弯曲度很高的枝条,但是用直的枝条做成弯曲的,才更高明。

花道曾是武士阶层的爱好,所以工具、枝干处理方式都很男性化,有炫技的游戏感在其中。至于为什么武士喜欢插花,因为武士离生死太近,更能体会盛衰,与花有精神共鸣。

一个多小时,樱花粗壮的直枝在他手中全化为随风荡漾的柔和姿态,完成的作品呈旋转态,让人想到舞动的水袖,粉色的星系,或流动的卍字,特别像舞台上的优雅的舞蹈动作。

旁侧平伸的一枝称为“观世枝”,就是模拟水纹形状。表现简素的自然原有之美,即所谓’侘寂’, 但在理解自然地基础上融入设计,即是‘绮丽之寂‘,这个流传了200多年的流派,对日本的美有深刻的理解。

“用了一两个小时插花,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客人,客人看到会说,在哪儿找到这么漂亮的枝条啊,我就会静静地一笑,对他说,对呀,我找到的漂亮吧。

流汗两个小时的煞费苦心,没有必要让人知道,只要获得这样的效果就足够了。过程的辛苦是不示人的,只是要让它展现得如同原本的样子。这就是插花的目的。”

田中昭光 奈良的“友明堂”古美术店主人

花之生趣

去奈良的“友明堂”古美术店,需要穿过满是奈良鹿的公园,店后面就是东大寺,正仓院,正对着奈良国立美术馆。

田中昭光80岁了,天天在自家的古美术店插花,随便用的花器都是家里的古董,倒也不一定名贵。

家里砌成的炉子,也是用和东大寺同样的砖头,他的自豪在于,自己不属于任何一个流派,奉行的是千利休的插花美学,“如花在野”,他的书也叫这个名字。

但每个插花名家到他这里,都会很谦虚。“为什么?”老先生哆哆嗦嗦地说,一看我们家这个地段,插花的花器,就没人敢说话了。

很多人说他插花随意,其实过程中充满了挑剔,过去很多年里,老先生都会去山里找花材,找不到宁愿放弃插花。现在年纪大,走不动,在自己家后院找花材,也去到自己家的花园里找花材。

我们这天去的小小的店堂里的几处插花,一处敞口漆盘,随意插着鸢尾;一处是墙角的青花大瓷瓶,插了一支满是花苞的桃花枝,下面配着院子里的茶花,还有一盘,也是应景的季节花,水仙和腊梅,但是腊梅的枝材感很好,一下子就跳出了“随手插”的范畴。

三个儿子都没有离开家庭去闯荡,两个大儿子看店,小儿子是艺术家,看守花园,这天我们来拍摄老先生插花,是大事,所以家族都来了。

老先生为我们插的花材,也说不上多么复杂,枯枝加上院子里刚摘下来的山茶,颤颤巍巍挂在墙上,突然整个小小的空间,就变得有情趣起来。

吉田泰巳 嵯峨御流花道大师

花之自由

近二十个陶艺花器,每个花器只插一枝花。

“就像美女,只有她一个就是她最美,三个在一起就不知道谁最美了,所以材料尽量简约,才见其美。”

吉田泰巳只是以老人的步伐慢慢走动了一圈,就完成了一屋子的作品。

有个作品用到了剑山,他提着长长的花茎踱到桌旁,用花茎根部在一个小剑山上戳一下,提起来,剑山就挂在了上面,再提着花茎踱回花器前,一下插好。做这组作品时,他随性得像个孩子。

“人自出生起,就受到各种洗脑,大人跟孩子说,这样不行,那样不行,人的成长总是伴随着家长的教导,不断被洗脑,这个词不一定合适,但这是一个既定的规则意识,有很多禁忌。

插花也是,必须这样不能那样,越学越僵化,脑子里满了,手就不会动了。我觉得不仅是插花,思想自由的人,手也自由,因为懂了才轻松。”

他的整个状态是放松的,说话会自称“老夫我”,对中日哲学如话家常,却在西服领上别着卡通胸章。他能用极短的时间完成嵯峨御流传统花道作品,让三支樱花气象峥嵘,也花了几十年尝试传统花道和版画、前卫摄影的结合。

“所谓自由的插花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花,要一直跟花交流对话。就像拍照,女人都知道自己哪个角度最美,植物也一样。”

以上十位日本插花大师的插花心得,尽在豆瓣时间“花知道答案”中日名师插花课。

40节中外大师插花课,七个流派,十二位中日大师,本片的制片人资深媒体人王恺甚至还说动了给故宫展览插瓶花的徐文治老师,还有已经不插花十年之久的李曙韵老师联袂授教——这是中国第一个关于插花,也是关于何为美的生活美学视频课程。

点击“阅读原文”或长按识别二维码报名

推荐:私房话||没有插过花的人生,可能是不完整的……

上文:小八||从头到尾,姜文到底爱的是什么样的女人?

本文文字原创,配图来源于网络

昆明做一次人流要多少钱

癫痫如何治怎么能治好

贵阳助孕试管跟人工受孕区别

打干细胞多少钱一针